新闻动态 > 网站首页
我的学拳路之初识意行拳
发布时间:2015.02.20 新闻来源:意行拳国际保镖培训有限公司丨意行拳武术发展研究中心 浏览次数:
程东,原名程传东,现年30岁,洛阳人,毕业于洛阳师院,本科学历,曾在一公职类学校教学七年,现任一养生堂(公司)技术总监。

我自小体弱多病,从上往下说吧,眼睛高度近视不讲,但是眼珠子干涩,老觉得里面绷紧,转动困难;鼻炎、咽炎;每月30天,有28天有口腔溃疡,无食欲,吃东西是一种痛苦,我都怀疑自己是如何在煎熬中挺这么大;经常胸闷;胃里常难受,有一年夏天,每天早上吃一个鸡蛋,一天胃里发烧,再也吃不下别的东西;经常心悸,心律不齐,严重时呼吸都难受,更严重的是,经常一周去一次厕所大便,可是到了厕所更难受,因为排便困难;久立膝关节疼,后来发展为天气变就手关节和膝关节疼;自己不喜欢光亮,常自己关到屋里,窗帘拉上,这是抑郁症……
我虽然体弱多病,但是我想我的头脑是健全的,是会独立思考的,最其码能进行事物分辩,不至于暝顽不化。身体不灵活,不代表辩别事物不灵活。比如辩别拳术,虽然我不会,但是我知道拳术可以强身可以防身,若不可以强身,不可以防身,我是坚决不会接受的,我本着强身健体目的,开始了我长达数年之久的寻找拳术之路。
06年,我通过别人介绍,认识了“大成拳”(即假意拳),当时洛阳流传一句话:洛阳意拳郑继东,醉酒教拳才正宗。也获悉洛阳武术最有名汪、郭、郑、赵师兄弟四人,郑便是这位郑继东,通过人介绍,进入了他们的交流圈,他们徒弟告诉我他们的“大成拳”是这样来的:杨绍庚(练形意的,是田镇锋一脉)在北京上学期间认识了姚宗勋,文革期间,姚被打倒,在西昌牧马,少吃少喝,杨绍庚和郑万安(洛阳人,别号郑聋子)师兄弟二人每月都给姚寄出去十七斤粮票,姚后来感恩,于1982年特意来洛阳答谢二人,在洛阳百年老店真不同饭店聚首,汪郭郑赵四人是杨绍庚和郑万安的徒弟,这四人在饭店门口等待,他们四人,心各有不同,汪是不服,要和姚动手,要用形意挑战“大成”,郭郑是崇敬有佳,赵是提了半瓶杜康酒,当时这可是难得的好酒呀,最后也没有见着姚,因为姚从后门走了,现在想,到底是60岁的姚怯战还是怎么,我想都有可能。姚这一次把“大成”留在了洛阳,我接触这个时,老汪已经死了,郭郑赵三人我都见了,第一次见时,郭犹如半截铁塔、身体笔直、气势了得(这是气吊于胸的现象),赵(只练形意)更是威猛,郑(继东)更像是一只瘦猴子,但是郑继东得到郑万安和杨绍庚的全部武术,这个郑具体来讲是郑万安的徒弟,也是郑万安的孙子(现在网上说是杨绍庚的徒弟)。其间他们徒弟给我吹嘘“大成”如何厉害,我不会武术,手无缚鸡之力,他们十个有八个人都是一米八的壮汉,我只能听,当时也想,如果我练的和他们一样体质我就知足了。第二次见他们是07年赵过六十大寿,郭也是六十,但这次见郭不一样了,好像大病初愈,像是一团面酱(郭只练“大成”,不练形意),赵还是那个样子,当时我在想,武术是强身第一,是这个武术不行吗?我回去以后开始查“大成拳”,从王芗斋开始查,王老活了78岁,后来得知是非正常死亡,是因家事生了大气,然后是王选杰和姚宗勋,当时查姚宗勋寿命63岁,王选杰60岁,更可笑的是,半年后查到王选杰寿命变成了64岁,姚宗勋变成了65岁,写这篇文章时,姚的寿命又变成了68岁,难道王姚死了又活过来了几年?还活了两回?这是在掩盖什么吧?想骗谁呀?再联系到洛阳市这个郭有才,60岁身体不行了,再查全国已故的“大成”名家,都是短命,包括姚的两个儿子,都是一身病,难道练“大成”的都是短命鬼?我想不是。如果我不练这个反倒长寿,我练他何用?倒是那王芗斋的女儿王玉芳,不会拳,活了九十多,还有王老,在那个人到七十古来稀的年代,活了七十八。说到这里,我想大家都明白了,市面上已经难见真意拳了,也明白那个姚骗子了,他只不过是看王芗斋练功时学了一下姿势动作,根本不是王老的徒弟。(说明一点,杨绍庚和郑万安是形意八卦门田镇峰的徒弟,杨绍庚洛阳市轴承厂的职工,可笑的是杨去别地方教拳连家门都不敢报,说自己是王芗斋的徒弟,山东一个人告诉我他见过杨绍庚,说杨是郑州棉纺厂的工人,真是可笑。)
我,以及所有稍有头脑的人都知道,事物以及拳术发展,都是向好的方向进化的,那也是说形意高于心意,意拳高于形意,我当时不会拳术,无法求证是否实战,但是就凭练了就成短命鬼,这个我是不能接受的。
再次寻找,找到了河南心意拳,洛阳马氏,自谓河南心意正宗,我同时和前面说的赵的一个李姓徒弟过往密切,老李对河南心意不屑,说:“形意高于心意,不信咱现在去踢他的场子。”我当时一想符合道理,人都是在进步中进化的,死心踏地跟这个李师傅学习,李的师傅赵,只练形意,未得“大成”,但我看来身体远比前面那郭郑好。

我这个学拳真不易呀,每周去一次,李师傅啤酒,每次一件啤酒,一只烧鸡,先教我站混无桩“提裆吊顶、沉肩坠肘、含胸拔背……”,中间练的头晕、恶心、头发麻,我问这是怎么了,他告诉我:“练”,有一次我提交着东西走到门口,他给他独生子说:“嘻嘻,你程哥是不够松,练出问题了,你可千万别说”(什么人哪这是),学一招半式更难,我这边喝一口啤酒,那边他坐那做了一个动作,说:“这叫劈拳”,我抬头他做完了,我心中那个沮丧呀!我四年如一日,这样跟他练,一招完整的都没有见过。后来,我工作转到郑州,跟他学拳更是困难,经常是周五下午五点多从单位出来,搭火车回洛阳,见他时已是晚上9点,不是练,而是聊,到12点,全是他的家事国事天下事,净扯淡。我老婆一再说我:“别去了,几年了,你学的啥?过年过节你看他从不间断,去了从不空手,可什么也学不到,别去了。”原来想是他不教,后来想,如果一个人满腹经论,还怕别人学去三句五句吗?再后来,遇到郑州一个自称郑州第一高手形意王富的弟子,教我打五形,练的我虚脱,多少天下不了床。假形意拳(在和李师傅学习期间,站桩我下了苦功夫,体重由120斤到145斤,后脑勺发麻,但自认为身体好多了,可是有一个月忙没练,体重马上下降,胃口全无。)
2011年春,我当时说句话的力气都没有,在绝望中寻找治疗方法,西医说我少锻炼,说我营养不良,应该吃好的,多吃,我容易发脾气,当时骂这个西医:“他娘的,我吃不下去,你说的都是屁话。”找遍了郑州这里的中医,没有一个敢开药的,回洛阳找了个好一点的中医,开了药,稍缓解,但是我知道,这个病是练拳练出来的,最好的方法是练拳方法来解决。
2011年春,郑州花园路北环交叉口遇到一个自称是太极拳陈小亡的弟子,有病乱投医吧,遂学太极,练了一个月,无济于事,把多少年都不犯的腰椎病又给练出来了,我的那个恨呀,我怪我自己压根不该对这个抱希望,更不该去交钱练。 这个他们站桩要点我还是知道的,她这个站桩姿势如同坐马桐,问她里面什么内容什么感觉,她光一脸迷茫,脸上就一个词:骗子。可我实在没有办法。
在迷茫中,我无意发现郑州 有个人在教拳,名叫边建盟,河北保定人,自创意行拳,原来练老心意,原传形意,原传意拳,我的脑子首先想的是没有真本事他敢创拳?他练老心意和河南这边心意不一样,奇怪的是,形意流传很广,其他支脉,招势虽有出入,但是我都见过,而这个边师父练的形意拳,招势特点在市面上是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,他练的意拳,我没看,我对意拳查的多了,不就是那“大成拳”嘛,提起姚骗子我都反感, 这个“大成”拳,白送我都不要,当时怀着好奇,怀着迷茫,怀着希望,查查这个边师的资料。(网上有质疑边师父的,边师就一句话:不服就抡拳。这是何等气势。)以下是边师简介:
本人酷爱武术,自十六岁始,在家乡定州学习河北老形意,师承河北安国郭云深师弟张树德之孙张小庆恩师(已故);后又师从李炳火恩师(内蒙古包头市青山武馆、国家一级教练 、一级裁判,师承张作霖保镖)习戴家家拳。后来京,拜心意拳北京地区掌门李行功嫡传大弟子杜树枫师父习心意。又拜意拳技击家


刘福全

师父(号地安门刘,师承意拳名家王芗斋先生之管家)习练意拳。刘福全老师一生只收唯一弟子边建盟。边建盟真心追求恩师刘福全一年多,刘师不教拳,最后终于打动他恩师,才得其真传。几经辗转,勤思苦练,至今终于领悟中国拳学之高妙,斗胆访友授徒,并根据求学者的资质及条件,量材施教。有诚心学真功夫者,情义无价;无真心者,千金不与。世事殊难,际遇难料,本人旨在发扬拳学之真意,严格区别武术与舞术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时代的变迁,学武者以强身健体,娱乐休闲为目的者居多,而立志领悟拳学真谛者少之又少。盟虽为后学,愿竭尽绵薄之力,揭示拳学真意,以效国人。至谋衣食之外,决不会误人子弟。至于追逐名利更非所志也。武学一脉相承,盟谨与同道共同研讨,在继承的基础上,发展祖国遗产,摈弃门户之见,培养爱国为民之民族精神;为维护国家发展,社会安定,造就正气凛然之人才,尽心尽力,以不负四位恩师之教诲。
这个边师傅离我约十站地,和我回洛阳学拳,还学不着,这个距离算什么?近,先见一见再说,若是骗子,他能骗我几时?若是骗子,他敢创拳?若是骗子,定是随大流,不会练的和别人不一样,这样会招人质疑的,若是骗子,总会现尾巴,若是金子,总会发光的。我先打了一个电话(边师的电话网上有),当时边师在重庆,人的习惯是接电话听筒紧挨,人的正常声音在话筒里传输,大部分都需要这样,当时接到电话我一说话,那边传过来的声音,极具振撼力,穿透力极强,振的我耳朵嗡嗡响,问了一些拳的特点和这个意行拳和别的形意的区别等,另外就是闲扯了几句。当时我的心情是激动的,边师说的拳理具科学性,经的起推敲,我大概已经感觉到遇到真人了,甚至是真神,四十好几的人,说话中气十足,话筒里都要把你的耳膜振破,这是个什么样的身体?如果我能练到这样的身体,就凭这一点,我都愿学,不像有的拳,不练还好,练了都成病秧子了,还短寿,活了六十三,过几年徒弟又说活了六十八,倒贴钱我都不学,不够丢人,还丢寿,真是死丢人、丢死人。当时已经打定了主意,应该学这意行拳,学不一样的,自然有不一样的收获,首先是一个好身体。
过了几天,边师从重庆回来,我怀着激动心情,见了边师,我稍打量边师,身不高,稍胖,满面红光,主要是眼光鏳亮,他那客厅不大,在房间里,倒上了茶,说话声音洪厚,极具穿透力,有一种感觉,他的声音能把我的身体穿透,说话声音把我的耳朵、脑振的嗡嗡的,给我讲了很多拳理和练拳们那些人,还有那些骗子,他讲的那些骗子和事符合人们的正常思维分析,符合有智慧的正常认知,当时的我是个病秧子,手无缚鸡之力,不会动手,只有靠健康的思维去辩别,当时边师给我比划了许多动作,我用劲小,边师纹丝不动,我用劲大,他还是纹丝不动,如同一面墙壁,可是在示范中,我被碰一下,好象是骨头要断的感觉,不管是气势还是劲力,都足以让人筋骨俱断,这只是示范,从示范速度上来讲,那是如同幻影,速度都另人眼花。
当时我对意行拳有了一个初步认知,我知道了这是一个能打能养的拳,如果说技击和养生共行不悖,此言真是不虚,我当月,拜入意行拳门下,得师淳淳教导,言传身授,更加体会到了意行拳之科学性、实战和养生,边师更是想将一生之心血留给有识之士。
现在我身体上的所有病都没有了,全拜边师的意行拳之所赐。所我怀着对边师和意行拳的敬意,揣着感恩,把这个经历写给正在学拳路上的迷茫同仁。我的曲折寻拳路画上了句号,但是我的学拳路才刚刚开始,学拳至现在,我给意行拳作总结的一句话:万法归宗、正本清源。
2014年夏
意行拳弟子:程东
注明:文章内全部是我的事实遭遇,不用质疑,也不用给我出言污秽,不服的尽管过来就是了,郑州市惠济区三全路省体育中心对面,意行拳养生技击中心。
 
上一条: 意行拳创始人边建盟简介       下一条: 意行拳教练员段位、注册认证开始报名啦!
友情链接:意行拳文化传播
copyright 意行拳国际保镖培训有限公司丨意行拳养生技击中心 版权所有.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18116号-1
欢迎来访!